影视评论

每经网首页 > 影视评论 > 正文

6部“蜘蛛侠”、8部“猩球”算什么,我们拍过18部的系列电影……

每日经济新闻 丨王礼迪 2017-09-15 13:33:52

对于系列电影,观众一旦“入坑”便无法自拔。一百年前我们爱看剑仙和妖僧打架,一百年后我们爱看蜘蛛侠和土匪打架、猩猩和人打架,大众最想看的就是一场有道德力量的热闹。看系列电影,你就会发现,观众一百年来从没变过。

每经影视实习记者 王礼迪

每经影视编辑 温梦华

9月的大片每周一部,《敦刻尔克》《蜘蛛侠:英雄归来》《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

《敦刻尔克》讲的是情节,好看在辞藻华丽、笔法工整。


▲诺兰执导的《敦刻尔克》豆瓣评分8.6分(图/豆瓣)

如果去影院的话,中国观众大概更愿意选择看后两部电影。一方面对于“二战”我们的集体记忆主要在抗日战争,对欧洲战场没什么概念;另一方面,后两部电影更满足我们对“爽”的娱乐需求,观众能够“开开心心走进去,开开心心走出来”。

还有一点值得强调:后两部电影都是系列电影,观众一旦“入坑”便难以自拔。

近年来在中国上映的好莱坞系列电影,比如“速激”系列、“漫威”系列、“变形金刚”系列、“猩球”系列,几乎都有“不思进取”的通病,或者一部不如一部,或者部部相差无几。然而无论续作拍的多烂,观众仍然买账,“明知烂,还要看”——系列电影的魔力也正在于此。

然而回顾“系列电影”这种模式的发展历史,每经影视记者发现,即使经历了一个世纪,系列电影几乎没发生什么太大变化。

1910年代,法国还是世界商业电影的中心,百代和高蒙两大电影公司蓬勃发展,甚至占据了美国80%的票房,最早取得成功的系列电影就诞生在那里。路易斯·菲拉德在1913~1914年间一连拍了四部“方托马斯”(Fantôm as)系列电影,影片改编自同名流行小说,成功塑造了方托马斯这个衣冠楚楚的犯罪天才形象。


▲路易斯·菲拉德的《方托马斯》塑造了一个衣冠楚楚的犯罪天才形象(图/豆瓣)

“方托马斯”系列电影走红之后,他又在1915年、1916年分别开启了“吸血鬼(Les Vampires )”和“尤德士(Judex)”系列影片的制作。这些影片中不仅有紧张的场面、鲜明的人物,更大胆使用了外景拍摄技术,这些特点使菲拉德的电影走在了时代前列。

而彼时的中国电影并没有落后欧美多少。虽然在今天,我们除了《无间道》和《古惑仔》之外,确实没什么拿得出手的系列电影;但在1928年,一部神怪武侠片《火烧红莲寺》横空出世,它掀起的“神怪”浪潮迅速席卷中国,续集足足拍了17集,超过目前上映的“漫威宇宙”电影数量总和。

▲自1928年上映后,随后出现了许多与《火烧红莲寺》相关的影片(图/豆瓣)

作为一部IP电影,《火烧红莲寺》改编自当时的畅销小说《江湖奇侠传》,原作者为平江不肖生,讲的是一众侠客营救忠良、大破妖僧阴谋的故事。上世纪20年代,中国流行神怪武侠小说,平江不肖生、还珠楼主、赵焕亭等人是当时最为知名的作家,他们笔下的“剑仙”几乎就是那个年代的超级英雄,平江不肖生就相当于那个时代的斯坦·李。

《火烧红莲寺》也是一部特效大片,剑仙们隐形遁迹、空中飞行、口吐飞剑、掌心发雷,相当于钢铁侠的激光炮、蝙蝠侠的装甲车。影片的摄影师叫董克毅,是中国最早使用两次曝光、特技镜头、镜头纱等技术的人。他从美国杂志中找到灵感,用土法子试验出来了影片中的“飞行”特效,这项技术后来成为了中国武侠电影看家法宝——吊钢丝。


▲《火烧红莲寺》剧照(图/豆瓣)

《火烧红莲寺》还是一部粉丝电影,女明星胡蝶加盟影片续集,扮演原创角色女侠红姑,一连出演了17部续集。她清雅不俗的表演,大方开朗的性情,随着侠女红姑潇洒飘逸的身影,一夜之间红遍了大江南北,成为了那个时代最红的女名星。

如同“复仇者”系列电影拯救了漫威影业一样,《火烧红莲寺》系列电影也拯救了影片背后的“明星电影公司”。1928年,由于好莱坞影片流入国内,加上“天一影业”等同行的纷纷崛起,国内电影业的竞争日益激烈,明星电影公司又陷入了财务危机。所幸《火烧红莲寺》上映之后万人空巷,再次拯救公司于危难之中。1928年,明星公司仅靠前3集就盈利4.7万,成功实现扭亏为盈;在之后三年里,影片的续集仍然能带给明星公司每年2万元左右的盈利。

▲1928年上映的《火烧红莲寺》豆瓣评分7.4分(图/豆瓣)

《火烧红莲寺》带动了神怪武侠片的热潮,导致其他公司拍摄了大批跟风之作,比如《火烧青龙寺》《火烧百花台》《火烧剑峰寨》《火烧九龙山》《火烧七星楼》《火烧平阳城》等“火烧”系列。据不完全统计,1929~1931年间的上海有50多家影片公司,共拍摄了250左右部神怪片,占其全部出品影片的60%以上。

最为有趣的是,和现在超级英雄的粉丝们cosplay英雄一样,当时的神怪武侠片掀起了cosplay剑仙的潮流:有的观众模仿剑仙佩剑,一言不合就拔剑相向;有的观众离家出走,跑到深山老林里寻找剑仙拜师。

一百年过去了,“系列电影”在今天依旧是最成熟的商业运作,最大众的审美趣味。它的题材仍然限于“怪力乱神”,超级英雄、变异怪物和从前的剑仙没什么不同;它的制作模式充满了娱乐噱头,要求大IP、大制作、大明星;它一定遵循最商业的故事套路,前半截要满足老百姓不切实际的幻想,后半截要进行普世道德的说教。

所以,看《蜘蛛侠》千万别想寻求个人成长的经验,看《猩球崛起》也千万别想找到解决种族问题的办法;看系列电影,一定要抱着愉悦身心的愿望走进影院才会满足。


大众的日常焦虑是“飞来横祸”和“出人头地”,大众电影只负责缓解人们的日常焦虑,从来都是对现实问题的想象性解决。一百年前我们爱看剑仙和妖僧打架,一百年后我们爱看蜘蛛侠和土匪打架、猩猩和人打架,大众最想看的就是一场有道德力量的热闹。

看系列电影,你就会发现,观众一百年来从没变过。

责编 温梦华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蜘蛛侠 系列电影 猩球系列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