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

每经网首页 > 市场 > 正文

北京上海的公租房故事:如果能留下来,并不想逃离

人民网 丨记者 孙红丽 徐倩 2017-09-29 09:19:11

住有所居,安居乐业,是党和政府重要的民生工程。十九大召开前夕,人民网记者深入探访了北京上海几个已经住进新公租房的家庭,听他们讲述自己的住房故事,感受他们入住新家的喜悦和幸福。

住有所居,安居乐业,是党和政府重要的民生工程。

公租房作为保障性住房的组成部分,致力于解决城市中住房存在一定困难的家庭住房问题,让其在“租”和“买”中实现顺利过渡。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持续完善公租房政策,降低申请门槛、放宽准入条件、扩大保障范围……从老有所居的安居梦到成家立业的奋斗梦,公租房以惠民的价格帮助很多人在城市中实现了住有所居、安居乐业。住建部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已有1126万户家庭住进了公租房。

十九大召开前夕,人民网记者深入探访了北京上海几个已经住进新公租房的家庭,听他们讲述自己的住房故事,感受他们入住新家的喜悦和幸福。

老有所居:结束漂泊租房路

北京保障房的供应方式正在从以售为主转向以租为主,目前全市已分配公租房14.7万套,分配率达到73.5%。

位于北京朝阳区的燕保常营家园紧邻地铁常营站,配套十分完善。(人民网记者孙红丽/摄)

作为一个“因病致贫”的北京老人,年近七旬的王阿姨感受到了公租房政策带来的实实在在的好处。

掰指一算,王阿姨在燕宝常营家园安定下来已有1年多了。结束多年租住的漂泊生活,王阿姨觉得“现在的日子每天都过得很满足。”

王阿姨退休前是一名外地驻京办的工作人员,虽然丈夫去世,女儿远在国外,但每个月有养老金,手头还算宽裕,王阿姨一直过着相对安定的独居生活。

但是,八年前,王阿姨不幸身患多种癌症。医疗花费在基本医保报销以后,自付部分依然难以承受,之后多年的治疗不仅耗尽了王阿姨原有的全部积蓄,也迫使她卖掉了唯一住房,从此租房渡日。随着时间推移,房租不断上涨,负担也越来越沉重,更重要的是,频繁的搬家对王阿姨的病情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王阿姨迫切需要一个稳定的住房。2015年,她开始申请公租房,经历了提交资料、摇号配租之后,王阿姨终于如愿以偿。在得知中签后,王阿姨非常激动,几乎天天去项目打听消息,询问什么时候能入住。

2016年7月,王阿姨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了公租房钥匙,迎来了乔迁之喜。新入住的公租房月租1831元,虽然面积只有43平方米左右,却是“五脏俱全”,整体厨房、烟机灶具、应急呼叫器……,王阿姨拎包入住,省心省力。

更令人欣喜的的是,小区紧邻地铁常营站,公交四通八达,小区内配备商业、养老院、残疾人康复中心、幼儿园、小学等设施,功能齐全,配套完善,王阿姨去医院十分方便,生活上也是一应俱全。

“这个项目我是第一个搬进来的,甚至手续还没办妥,就提前把东西搬了进来。”王阿姨告诉记者,由于着急入住,她不得不找到公租房管理人员请求帮助。

公租房较为低廉的租金,对于王阿姨来说,真的是解了燃眉之急。目前常营周边同等住房市场租金在3500-4000元左右,而且公租房按月交租金,也大大减轻了她的压力。

更重要的是,住进公租房后王阿姨感到非常有安全感,再也不用担心被赶来赶去,而且,公租房管理中心的人性化温和管理也让他觉得贴心,不仅积极维护家园,还会不定期对一些生活不方便的人给予入户帮助。她觉得,“在这,感觉像家一样。”现在身体在慢慢变好,又了住上公租房,王阿姨活得越来越有信心。

“生活在这儿挺幸福的,老了还能住上一个这样的幸福小区,是意外的收获。虽然我老了,但我不担心,只要项目处有人,这里就是我的家。”王阿姨说。

新北京人:如果能留下来,并不想逃离

在优先面向本市中低收入住房困难家庭配租的同时,北京公租房剩余房源采取了集体租赁、新北京人专项配租等方式。创新、改革、优化……把符合条件的外来人口逐步纳入公租房供给范围,北京公租房正在探索让更多的人共享改革成果。

作为首批试点之一,大兴燕保高米店家园公租房项目其中30套房源面向非京籍无房申请人。

来自河北的新北京人李莹成为这项试点的受益者之一。

李莹今年28岁,大学毕业后来到北京打拼已经5年,目前在黄村一家建筑工程公司工作。背井离乡,她希望通过劳动赢取一份稳定安全的生活,在北京这个城市扎下根来。

在入住公租房前,和大多数来北京发展的年轻人一样,李莹也有着望房兴叹的苦闷和频繁搬家的租房经历,房租花费是不断地攀升,焦虑感也是与日俱增。对她来说,在错过了一次次的买房机会之后,拥有一个稳定的住所似乎变得越来越遥不可及。

甚至一度她也想过:离开北京,回到家乡,至少居住幸福指数要高。但是,这里蕴藏着她的梦想,有着更好的机遇和更开阔的格局。离开意味着逃离,她心有不甘。她强烈地希望能在这座城市留下来,给自己一个发展的空间,也希望自己能用才能和知识,为这座喜欢的城市作出自己的贡献。

能这么快住上自己的独立住房,她想都没有想过。甚至如今回忆起几个月前公租房配租摇号的经历,李莹仍然觉得不可思议,还有点做梦的感觉。

2017年4月,李莹得知,自己作为没有住房的新北京人可以申请公租房了。这一次,李莹抓住了机会,在900人中很幸运的摇上了号,6月初她就住进了属于自己的“小家”。

李莹目前租住的两房一厅面积六十多平方米,每月租金2174元。在入住燕保家园前,李莹在大兴黄村工作,长期在黄村附近租房。按照目前的市场行情,在黄村租住一套60平方米小两房,租金约5000元左右。

“管理方很人性化的给了半个月的免租期,租金与以前合租差不多,小区绿化率也令人满意。”住进高米店家园,她最大的感受是更自由,更自在,公租房统一管理,不用担心随意涨租,房间装修也很贴心……

“还可以时不时的请朋友来做客。”在这里,李莹感受到了以前与人合租时感受不到的安定感与安全感。

而且,虽然公租房不收物业费,服务却很好,管理也到位。李莹对小区感到非常满意。在这里,不仅上班方便,周末去市里也很是方便。同时,小区内大多也都是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可以认识不同行业的同龄人,大家很聊得来。

“公租房给向我一样的新北京人打开了一个新的通道。”对于公租房,李莹希望未来有更多的房源提供给符合条件的新北京人,满足他们的过渡性住房需要。

“上漂”落脚:公租房让人才“安心”

“十二五”期间,上海通过集中建设、配建、改建等方式建设各类保障住房105.7万套。今后,上海将通过建设公共租赁住房等渠道,解决外来青年、引进人才的阶段性住房困难。在公共租赁住房方面,上海不设收入线,也不仅限于本地户籍,只要在上海有稳定工作就可申请。

3年前,作为985重点大学毕业的硕士生刘佳和女朋友来到上海奋斗,刘佳在上海金融行业工作,女朋友在一家外企做行政。从外地来到上海算起,刘佳在3年间已经搬了4次家。

刚来上海时,刘佳和他人合租,租了朝北的12平方米的侧卧,一个月房租1800元。后来涨薪,刘佳又搬到一处80年代的30平方米老旧一室户,房租3200元。

刘佳说,他几乎每一次租房时间都不超过一年。房东口中各种驱赶借口,让刘佳不得不一次次匆匆忙忙找房、搬离。

三年来,刘佳身边的一些朋友虽然陆续买房了,但多是“啃老”。刘佳来自小城镇,父母并无更多的积蓄可以支撑上海动辄数百万元的首付款。看着操劳一生的父亲,刘佳也“实在张不开口”。

“房价涨得太高了,凭我们目前的积累,首付都拿不出来。但屡次搬家又让人太没有安全感了,房租也每年都在上涨。”刘佳说,也曾经想过回老家,但是又确实不甘心就这么放弃。

去年,已经和女朋友结婚的刘佳仍在租房。抱着试试看的心理,他和妻子商议后决定申请浦东新区的公租房。没想到,今年年初,就欢天喜地地住进了67.8平方米的两室一厅。

刘佳夫妇的新家就在上海8号线的芦恒路地铁站附近,对于在世博大道附近上班的他来讲,用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直达。除了上班方便外,最重要的就是便宜,两室一厅才1900元,而同等位置同等面积至少4000元。

不仅如此,小夫妻几乎是“拎包入住”,所有家电和家具都是新配置的,而且包含在房租里面,这让刘佳夫妇喜出望外。

刘佳告诉人民网记者,前前后后,从公司申请、选房、等待合适的房源到入住,差不多花费了半年的时间,所有流程都是透明的。选房时由自己来选而不是分配,官网上也可以查到房源的更新信息和申请的进度,而且留言反馈也会有相应的工作人员予以解答,非常人性化。

“能申请上公租房我们也很激动,感觉不再是‘上漂’了,在上海有个可以安心落脚的地方,父母来看我们也有地方住,等将来攒够钱了还可以买自己的房子,我们相信凭借自己的能力肯定能留下来。”

在上海,像刘佳夫妇这样的幸运者,未来会越来越多。

上海市正在加快自贸试验区和科创中心建设,到上海就业的青年人才只增不减。上海将通过建设公共租赁住房等渠道,解决外来青年、引进人才的阶段性住房困难。如鼓励企业建立企业型保障住房,满足园区和企业自身的人才安居问题。

刘佳最后告诉记者,他爱这座给予他们幸福和希望的城市,也希望用自己的努力把这座城市建设得更加美好。

(来源:人民网 记者 孙红丽 徐倩)

责编 魏文艺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