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人物

每经网首页 > 影视人物 > 正文

台湾诚品书店创始人之一廖美立:书店不只有文学世界,我们的世界是一本大书

每日经济新闻 丨牟璇 2017-09-10 17:47:43

在网络这么发达的社会,如何做好一家书店?台湾诚品书店创始人之一廖美立,打造的书店作品,几乎没有失败案例。她认为,好的书店一定要有自信和信仰,做书店要扎根下去,往深处做,才能跟读者建立长期和信赖的关系。除了书籍外其他的衍生业务,咖啡馆、艺术商品,也要投入地、专注地去做。同时还需要很强的活动策展能力、社群能力,借由书店延伸出其他的活动。

每经记者 牟璇

每经编辑 杜蔚

都说好的女人应该如水,可以很柔软,也可以很刚强。台湾行人文化实验室创办人、诚品书店创始人之一的廖美立给人的印象就是这样既柔软又坚毅的女性。

她身上有很多标签,“诚品书店曾经的二号人物”“方所的总顾问”“系列电影《他们在岛屿写作》的制片人”……当很多身份与标签赋予一个人身上时,能够坚守从容以及内心那份信仰更显得弥足珍贵。

在与每经记者交流的四十分钟里,廖美立娓娓道来,谈到她在黄金年华的诚品书店、谈到她对做书店的一些看法、谈到对独立书店的认识、也谈到了做书店如何在艺术与盈利中找到平衡。她认为,好的书店一定要有自信和信仰,做书店要扎根下去,往深处做,才能跟读者建立长期和信赖的关系。

▲“书店女王”廖美立(本人供图)

经营书店:清楚自己的定位,盘活自己的资源

廖美立打造的书店作品,几乎没有失败案例。她在诚品的19年期间,诚品书店不仅实现了扭亏为盈,还从台湾地区走向了香港地区以及内地;她离开诚品后,与例外服饰董事长毛继鸿合作开始全国独一无二的文化公社“方所”,方所很快成为了实体书店的标杆;她在深圳为雅昌文化做艺术图书馆,被誉为全世界最美的艺术图书馆。

可以说,廖美立与书籍有关的每一战,都赢得很漂亮。那么,在经营与打造书店上,廖美立有怎样的哲学和思考?

在与每经记者交流时,廖美立谈到了她在书店经营管理上认为重要的三个方面。

“首先是要盘点自己的资源,如果你本身没有这个资源一定要去做它,这样的失败率是比较高的。你的专长、喜好或者是对方的资源都应该是围绕着你要做的事情。”廖美立讲到。

廖美立谈到自己的经历说,做诚品的时候她28岁,当时就已经有11年做艺术书籍的背景,在艺术环境里从17岁到28岁,“那个就是我的DNA,就是我可以做的事情。”

▲如今的书店艺术气息浓厚(视觉中国/图)

“吴先生(诚品书店创始人吴清友)本业是做餐饮的,但他也很喜欢收藏,我们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开一间艺术书店。当时,诚品那个店一开出来便惊艳了台北的文化圈,由于我们那个店一开就得到太多关注,于是第二年我们就在楼上做了一个综合书店。”廖美立讲到。因此,做书店,其实无论做任何事情,都要清楚自己的定位,并且盘活自己的资源。

在确定自己定位的同时再想到如何去推广这家书店。“在网络这么发达的社会,书店不能仅仅是只有一个实体,现在很多人误以为空间上开得很漂亮就能够把书店做好,这是不对的。作为书店管理者必须要把自己的身份转化成主编,要思考用什么样的新的传播方式,一定要达到对进来的人具备启发力,不然在未来很难存活。”

另一方面,还需要有很强的活动策展能力与社群能力,借由书店延伸出你可以办其他的活动。如果自己的资源不够,可以跟政府结合,借用政府或其他资源,共同创造更多的文化活动。

盈利观点:好书店要有自己的自信与信仰

与此同时,不少人认为书店应该是公共服务的地方,应该不追求盈利,但廖美立并不是这样认为的,在她看来,做书店之初必须考虑如何盈利。“盈利和艺术都要并重的,书店这个产业要往深入去做,能不能跟读者建立信赖关系,不应该只是没事进来逛逛带本书走,如果可以跟读者间建立长期关系,那么他的很多需求你可以帮他解决。”

廖美立认为,好书店有自己的自信与信仰,其实每一个人一辈子都在追求新知,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越来越聪明、成熟,因此对知识的渴求是不会停止的。无论是对学术知识、还是对应用类知识的追求,例如大家会通过美食书籍获得做美食的方法、通过旅行书获取出远门的知识。

“对于我们做书店的人来说,要相信你做的事情,相信你可以帮你的读者做到这些,这就是做书店的信仰。同时,一定要想到从这一方面获利。”廖美立说。

第二是如何除了书籍外其他的衍生业务,咖啡馆、艺术商品,也要投入和专注去做。“这个时代已经不像过去那种,文人躲在自己书房里玩,现在这个时代是我们可以一边看书一边喝咖啡。书店不再只有文学世界,而我们的世界也可以是一本大书。”

▲除了书籍外,不少书店都在售卖衍生品(每经影视摄影)

与廖美立聊天是非常愉悦的事情,她说话很慢,思考的时间会有些许停顿,但她温和话语中的观念和态度又很有力量。

采访之余闲聊时,我们也聊到了关于诚品书店创办人吴清友于前两个月突然离世的消息,对于这位与廖美立共同创业共事近20年的老友离开,廖美立说,“在诚品的时光不仅是我们的黄金年代,也是整个台湾地区书店的黄金时代。我跟吴先生(吴清友)完全不一样,我们是非常好的搭配和互补,他是个英国保守的绅士,他想做的书店其实是那种英国皇室文化里图书馆的样子,但他不知道我们经常搞一些次文化的东西。我们做了很多在那个年代看起来比较出格的一些文化圈的活动、书籍。”

“吴先生常常不知道我们又搞了些什么。”廖美立边笑着边跟我们回忆。

与此同时,虽然也对黄金时代万分怀念,但不愿停下脚步的廖美立继续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行人文化实验室除了我现在做的各种品牌的规划外,我们影视部门还在做一些电影,也在弄一个剧本平台,这个平台有用AI人工智能分析所有的剧本,这是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

【更多精彩书店报道,请点击阅读】

责编 杜蔚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书店 艺术 廖美立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