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门油田跌宕80年:昔日石油工业支柱,而今寄望“矿权流转”扭亏

作为一个老油田,玉门油田的负担很重,目前70%的成本都在人工部分。玉门油田副总经济师王小华介绍,玉门油田员工平均年龄44岁,目前玉门油田的新员工进量也受到限制,“出30个才能进1个。”

每经记者 李少婷    每经编辑 陈俊杰    

8月下旬,甘肃省玉门市老君庙忽然热闹了起来,石油河旁多了不少两鬓斑白的参观者,他们不是普通的游客,中国石油的历史曾由他们创造——时值玉门油田开发建设80周年,他们是来寻根的。

玉门油田,建于1939年,是中国最早的石油工业基地,曾为抗日战争及新中国成立之初的石油供应立下汗马功劳,这里是铁人王进喜的家乡,亦是大庆油田的孕育之地。

然而,玉门油田如今在摆脱亏损的泥淖中挣扎。8月18日下午,中国石油玉门油田公司(以下简称玉门油田)党委常务副书记刘战君向包括《每日经济新闻》在内的媒体介绍,玉门油田现产量仅有40万吨,仍处亏损中。

玉门油田坚持自救,刘战君说,中国石油的矿权流转创造了一线生机,玉门油田由此提出“重上百万吨”的目标。此外,玉门油田的炼化厂也正根据市场需求转型生产低凝液压油产品,按照测算,当玉门油田产油量达80万吨时,将有望盈亏平衡。

玉门油田老一井,1939年开始产油 每经记者 李少婷 摄

寄望矿权流转“翻身”

提起油田,铁人王进喜与大庆油田几乎家喻户晓,但少有普通人知道,二者皆与玉门油田紧密相关,在石油人心中,玉门油田就是“精神家园”。

1939年,老君庙旁的一号井抽出了石油,自此掀开了中国现代石油工业的第一页。此后十年间,玉门油田累计生产原油52万吨,占当时全国原油产量的95%。1957年,玉门油田建成了中国第一个天然石油工业基地。直到1959年,玉门油田生产的原油占全国总产量仍高达51%,撑起了彼时中国石油工业的半壁江山。

在随后支持克拉玛依油田、大庆油田、长庆油田、吐哈油田等开发建设的过程中,玉门油田先后向外输送数万精兵强将。而由于自身保留的是高龄油田和相对落后的设备,玉门油田的发展受到限制。

刘战君回忆,玉门油田曾困难到“吃不上饭”。大约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玉门油田的产油量也曾掉落到40万吨,彼时国家刚刚实行经济责任制,玉门油田职工奖金被迫停发,还不得不为了省钱发动职工挖矿坑。

“油田没有产量就会被边缘化,我们原来(在外)开会老是坐在第一排,后来就是坐在最后一排最边上的一个。没有发言的时间,技术交流这些也没有我们讲话的机会。”一位玉门油田的老职工带着点自嘲回忆道。

玉门油田无疑面临着困境。按照玉门油田副总经济师王小华的讲述,上世纪90年代末期,在与吐哈油田“分家”后,玉门油田陷入困境,随着技术突破,玉门油田曾短暂地看到了希望,但2009年玉门油田的产量又掉回40万,困境一直持续至今。

玉门油田将希望寄托在“重回百万吨”,这一目标的重要支撑是中国石油在集团内推动的“矿权流转”。玉门油田方面介绍,其已于2017年、2019年两次获得陇东环庆区块共1860平方千米的流转矿权。

王小华介绍,预计2023年玉门油田达到产油量80万吨,可以实现盈亏持平,2025年时重上百万吨,可实现年净利润3亿至4亿元。

不断转型试图“扭亏”

“玉门油田在酒泉盆地扎扎实实干了80年,应该说到目前为止我们每走一步都在创新,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都是没有前人成功的经验可供参考的。”8月18日下午,刘战君在玉门油田开发建设80周年新闻发布会表示。

作为一个老油田,玉门油田的负担很重,目前70%的成本都在人工部分。王小华介绍,玉门油田员工平均年龄44岁,目前玉门油田的新员工进量也受到限制,“出30个才能进1个。”每年大约入职13至15个新员工,10年入职不到200个新员工。

“近几年,东部民营炼厂发展起来,我们的人员流失也加大了。”刘战君介绍,即使在艰苦的条件下,玉门油田也没有放松对青年员工的教育和培训,同时提升配套优惠条件,尽力培养后备人才,为青年人才提供上升通道。

“小油田有很多困难,很多好的技术,比如增产量,没有施展的‘平台’。”一位玉门油田老员工表示。刘战君也坦言,由于玉门油田的特殊情况,在集团内部的评价体系中,也有诸多不适应的地方。

尽管近年来玉门油田的亏损幅度收窄,但仍难逃亏损局面。玉门油田方面介绍,2018年度,公司下游板块盈利4.5亿元,上游板块亏损约10亿元,整体亏损约5亿至7亿元。

中国石油官网2019年2月21日文章介绍,玉门油田研究制定了整体扭亏和原油重上百万吨的具体措施,其中一是着力加大勘探开发力度,将增储上产作为油田扭亏脱困和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重中之重,二是着力提升炼化业务盈利能力,以炼油化工业务转型升级为突破方向。

炼化板块在玉门油田缩小亏损乃至未来扭亏上承担着重要的角色。王小华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玉门油田炼化板块已连续盈利三年,但今年上半年受油价下跌影响尚处亏损状态。

“原来我们是一个燃油加润滑油型的炼厂,但是因为我们的厂比较小,我们的原油也不太适合做高端润滑油,如果做普通润滑油,就势必要和社会上更多的厂区竞争,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润滑油产品没有优势,再加上前些年润滑油市场不好,前些年集团公司果断要求玉门炼厂变成纯燃料型炼厂。”王小华说。

但下一步,燃料市场可能会被新能源替代,玉门油田的炼化板块将向低凝产品转型。“通过推动10万吨高端低凝液压油及特种油品建设项目,实现产品向高端化转型。”玉门油田方面介绍。

责编 陈俊杰

Copyright© 2014 成都每日经济新闻社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90017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9004508号-2

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2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