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长假一房难求、提前售罄 去年“哭惨了”的民宿主今年赚没赚到?

◎这是一场“事先张扬”的爆款小长假。途家民宿出游报告在节前预测,今年“五一”将迎来“爆发式出游”,“五一”民宿订单量有望达到疫情前2019年同期水平的2倍。

◎看起来去年艰难度日的名宿主们今年应该很不错。不过,一位长沙民宿主理人表示,这个“五一”小长假的表现不及预期,订房也乱、退房也乱、价格也乱。

每经记者 李少婷    每经编辑 陈俊杰

“今年‘五一’生意特别火爆!”5月6日,都已经是小长假后工作日的第一天了,凤凰古城的黎叔还忙得不可开交,过去5天,他所经营的民宿4天满房,房价也十分理想。

这是一场“事先张扬”的爆款小长假。途家民宿出游报告在节前预测,今年“五一”将迎来“爆发式出游”,“五一”民宿订单量有望达到疫情前2019年同期水平的2倍。一房难求、提前售罄成了民宿主喜闻乐见的关键词,多家民宿主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今年“五一”小长假经营情况好于去年的“五一”、“十一”。

不过,一位长沙的民宿主表示,尽管房间早早就预订一空,但临近假期的取消率也很高,用“混乱”来形容“五一”小长假比“涨价”更贴切。该民宿主认为,这是旺盛的市场需求以及急于出游的消费者心理带来的插曲,最终使得小长假的效果不及预期,目前日常周末仍是满房状态,相较往年回温明显。

满房率强势反弹,民宿业回暖

2020年,民宿业遭遇“冰冻式”打击,疫情突袭下,受制于各地的防疫政策无法正常经营,短则一两个月,长则数月乃至半年,不少民宿主因为“扛不住”成本压力,最终选择退出。

去年“哭惨了”的民宿主们今年终于站起来了。Airbnb爱彼迎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五一”小长假,新一线城市、二线城市、度假目的地的房源搜索量分别达到去年同期的10倍以上。爱彼迎搜索数据显示,480公里以上的中长途旅行已经全面恢复到疫情之前,并较去年同期增长10倍以上。

中长途出游伴随着住宿的需求。途家民宿出游报告指出,今年“五一”迎来“爆发式出游”,“五一”民宿订单量可达到疫情前2019年同期水平的2倍。

位于凤凰古城的民宿主黎叔介绍,从四月中旬开始,古城的民宿市场就有了回暖的迹象,在“五一”到来前的周末,他所经营的民宿入住率已经达到了百分之八、九十的水平。古城景区4月12日至18日的购票游客人数达到12000人次,同比增长5%,假期的前三天,凤凰县接待游客45.87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3.21亿元。

“这个‘五一’黄金周跟‘十一’差不多了,因为5天时长,确实旅游出行的人非常多。凤凰(古城)正经是一房难求。”黎叔介绍,5天时间内他的民宿有4天都是满房状态,房价也很理想,而往年的“五一”,对于民宿来说,最多也就两天时间可以有客人住宿,而且入住率这两天还达不到80%。

“今年应该不会亏,这个‘五一’开头很好。接下来七八月旺季,然后是国庆黄金周。就我个人观察,散客、自驾游客人越来越多,疫情过后这一年,大家经济上恢复还是蛮快的,今年旅游应该会火爆。”“五一”小长假给了黎叔乐观的基础,他对疫后恢复的情况感到满意。

出游更重品质,高端民宿预定量提升

这个“五一”小长假,一房难求、提前售罄是民宿业常见的情况。尤其是高端民宿,今年的增长趋势较为明显。

根据途家的民宿预订趋势,“五一”提前预订平台4钻、5钻(注:途家平台的分级标准,二钻到五钻品质依次提升)等高端民宿的订单量占比超过了20%,客单价达到1998元,约是“五一”民宿平均客单价的4倍;高品质消费特点鲜明,场景多元化,专注于风情体验、休闲疗愈、设计独特的高端民宿更受青睐。

浙江温州的雁荡山云溪左舍民宿3年前由六方合伙人以及品牌方共同投资建成,总投资额500万元,定位为中高端民宿,小施于去年疫情前加入。根据温州本地的防疫政策,去年疫情中,其主理的民宿生意暂停了一至两个月,直至去年四、五月间生意开始回暖。

“今年‘五一’很早就预定满房了,后面还陆续有客人打电话来问,但都已经没有房了。”小施介绍,温州本地人以前会出国或者去省外旅游,但是疫情之后本地游的情况比较多,亲子游是其主理民宿的主要客源,而“五一”之后的下一个高峰期就是暑假。

由于江浙地区本地游客的消费能力较强,在去年疫情稍有缓解时,江浙地区的休闲旅游市场就已经出现了较为明显的回温,在多种营销策略的刺激以及背靠品牌的扶持下,小施主理的民宿在去年并没有受到明显打击。

但小施也表示,今年“五一”的情况要好于去年的“五一”和“十一”。“去年‘五一’没有满房,去年‘十一’将近满房,也就有一两间没有满。”小施认为,民宿业经历疫情冲击之后更加趋向于集中度提升,平台的风险分担能力和品牌效应加持是小民宿难以企及的,例如疫情期间,小施主理民宿所属的品牌方还有拨款等帮扶措施。此外,客人出游选择民宿多是有特殊的目的,比如避世、写生等,大多做好了接受较高价格的准备,当然相应地对民宿设施及服务的要求就更高,而小民宿有时很难保证服务质量。

但高端民宿的压力在于投入太大,回收周期必然较长。正因为经营压力较大,小施看起来并没有黎叔那样乐观,她认为从目前来看,“回本”尚路途遥远,“五一”小长假这样的火爆场景还要再多一些才有希望。

网红城市民宿主的压力:取消率才是关键

在去哪儿和Airbnb爱彼迎提供的五一小长假分析数据中,网红城市“长沙”都是热门目的地。Airbnb爱彼迎的数据显示,从2019年开始,长沙的“五一广场/贺龙”已经连续三年位居“五一”最热门的十大民宿商圈之首。

五一小长假还没开始,长沙就因为涨价“出圈了”。湖南日报社主办的《三湘都市报》报道称,长沙本地民宿,4月22日价格大多在200-500元之间,5月1日开始,均涨至600-1000元以上不等。

“关键词不是涨价,是混乱。”一位长沙民宿主理人经营着多间网红民宿,他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这个“五一”小长假的表现不及预期,订房也乱、退房也乱、价格也乱。

在他看来,是“炒作”打乱了大家的节奏,“网上炒作导致很多人提前囤房子,后来没买到票就不来了,其实正常是订了票,再定房子的”,“网络上很多炒作说长沙酒店价格虚高,从那之后订单就很不好了”。

前述长沙民宿主理人介绍,民宿房间5月2、3日卖得比较好,但4、5号就有较多空房了,哪怕5号价格跟平时周末价格一样都订不出去,而奇怪的是,长假之后的周末却倒是都订满了。

“‘五一’取消率远超往年。”受访的长沙民宿主理人称,他所经营的民宿取消率达到30%,“退了之后我们只能降价,高价定了别的房间的看到这个降价,又要退。总之,今年扯皮的特别多”。

但总体而言,这个五一的情况仍然好于去年的“五一”及“十一”,前述长沙民宿主理人认为,“乱”是市场躁动的一个表象——大家太想出游了,冲动越过了合理的出游步骤,但需求的喷薄而出仍是令人欣喜的。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责编 陈俊杰

Copyright© 2014 成都每日经济新闻社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90017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9004508号-2  

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2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