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泽信息沦为两任实控人“提款机” ,股票或因此被“ST” 曾否认内控存重大缺陷

◎天泽信息自曝,公司两任实控人肖四清、孙伯荣均存在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况。如果问题不能及时解决,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在被两任实控人占用资金的背后,是否隐藏着更大的危机?

每经记者 曾剑    每经编辑 魏官红

在经历了激烈的股权争斗后,肖四清在去年6月末取代孙伯荣,成为天泽信息(300209,SZ)实控人。

本以为上市公司就此便走上正常发展的轨道,但颇为戏谑的是,这两任实控人都通过不合规的方式在公司身上捞取好处。据天泽信息1月21日晚自曝,肖四清、孙伯荣均存在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况。如果问题不能及时解决,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孙伯荣目前还拖欠着上市公司巨额的业绩补偿款。近两年来,上市公司资金被占用、资金被冻结、并购贷款逾期等问题偶有出现。这些还只是表面上的问题,在被两任实控人占用资金的背后,是否隐藏着更大的危机,令人担忧。

两任实控人均占用公司资金

据天泽信息披露,经自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肖四清及持股5%以上股东孙伯荣存在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形。

图片来源:公告截图

具体来看,孙伯荣在2019年4月19日、5月10日、5月13日分别占用天泽信息资金2212.6万元、107.34万美元、32.66万美元,占用方式为通过预付采购款方式。此后,孙伯荣在2020年6月陆续归还了相应资金。但在归还资金的同一月,孙伯荣再度以上市公司预付采购款方式占用公司资金1500万元,这笔钱至今未归还。

肖四清占用天泽信息资金的情况则来得更加猛烈。2019年10月8日,肖四清以上市公司预付采购款方式占用公司资金5001万元。合计来看,肖四清、孙伯荣占用天泽信息的资金达6501万元。

肖四清、孙伯荣,他们一个是天泽信息现任老板,一个是公司前任老板。一家上市公司连续被两任老板占用资金,着实悲催。

天泽信息于2011年4月上市,上市前,孙伯荣及其下属中住集团分别持有公司29.90%、40%股权,二者分别为公司实控人、控股股东。天泽信息的股权格局在2019年度发生重大变化。在这一年,上市公司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肖四清等持有的深圳市有棵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有棵树)99.9991%股权。通过这场重组并购,肖四清成为天泽信息重要股东,这为上市公司此后的股权争斗埋下伏笔。

2019年9月起,孙伯荣、肖四清等多股势力围绕天泽信息董事席位展开激烈争夺。此后,随着“成功系”潇湘鑫晟基金入局,孙伯荣选择了让位。2020年5月,中住集团将其持有的天泽信息12.57%的表决权委托给肖四清行使。

由此,肖四清控制的天泽信息股票表决权达到23.45%,成为天泽信息新任控股股东、实控人。

随着天泽信息权力结构稳定下来,外界本以为公司将进入稳定发展轨道,事实却让人大跌眼镜。

孙伯荣尚拖欠巨额业绩补偿款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孙伯荣方面一直有占用天泽信息资金的“习惯”。招股书显示,2008年及2009年,中住集团便通过借款方式占用公司资金上千万元。

2019年4月起,彼时仍在天泽信息实控人位置上的孙伯荣通过资金拆借方式占用公司资金3064.60万元。对此,上市公司却在2019年6月5日披露的重组报告书中称:“在本次交易实施过程中,未发生上市公司资金、资产被实际控制人或其他关联人占用的情形”。对于上市公司资金占用事项披露信息不真实等情况,江苏证监局此前还对公司出具了警示函。

图片来源:公司2019年年报

孙伯荣占用天泽信息资金的原因与其陷入资金泥潭有直接关系。一方面,孙伯荣股权质押高企,且一路减仓;截至去年12月3日,孙伯荣及中住集团的股权质押比例达96.91%。

另一方面,孙伯荣还拖欠着上市公司巨额的业绩补偿款。孙伯荣等曾向上市公司承诺远江信息2018年度、2019年度实现的扣非净利润每年均不低于1.45亿元。而远江信息2018年度、2019年度的实际业绩为4540.44万元、-6919.67万元。按照承诺,孙伯荣应该以现金向上市公司补偿2.28亿元。但据上市公司披露,孙伯荣等称“个人现金流压力较大,筹措现金实在有困难”,一直没有履约。

表面上看,肖四清的资金情况要好一些。截至目前,肖四清持有天泽信息股份4394.68万股,所持股份市值近4亿元;其中未被质押股份2197.38万股,市值约近2亿元。肖四清称,其将视具体情况采取不限于质押股份融资的方式以筹措偿还(占用的上市公司)资金,最迟于2月21日(含)前完成还款。而占款资金1500万元的孙伯荣则承诺将于4月24日(含)前完成还款。

需要指出的是,按照规定,如天泽信息未在2月21日(含)前解决其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问题,公司股票将被深交所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对于股东占用资金的情况,《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于1月22日致电了天泽信息证券部,对方称董秘、证代出差,其对相关情况不清楚。

曾否认“内控存重大缺陷”

分析天泽信息2019年年报披露的“按预付对象归集的期末余额前五名的预付款情况”,相关单位与肖四清、孙伯荣之间似乎并无关联,上市公司是通过何种渠道向股东输送资金的,有待进一步查证。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回复深交所关于公司2019年度存在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资金问询时,天泽信息曾披露,孙伯荣通过有棵树以预付采购款的名义支付深圳市鼎裕丰贸易有限公司、YOUYAOCHANG(HONG KONG)ELECTRONIC COMMERCE CO.,LIMITED相关款项,从而占用了公司资金。

值得一提的是,针对天泽信息2019年年报透露的经营乱象,深交所曾要求公司说明其资金管理、规范运作相关的内部控制是否存在重大缺陷,董事会作出的“公司财务报告内部控制不存在重大缺陷及未发现公司非财务报告内部控制重大缺陷”的结论是否恰当。

对于深交所的问询,天泽信息当时竟然称,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主要系控股子公司有棵树资金管理的相关内控审批流程未执行到位导致,公司资金管理、规范运作相关的内部控制存在一般缺陷,不属于重大缺陷。同时,公司还称,董事会作出的结论是恰当的。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责编 魏官红

Copyright© 2014 成都每日经济新闻社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90017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9004508号-2  

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2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