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中谷物流股东大会:租船成本上涨可向下游转嫁 新增运力将于明年投入运营

◎对于公司16+2艘集装箱船购置及配套项目,公司负责人透露:采购的18艘船将从2022年四季度开始下水(定增项目涉及16艘),其中,2022年有3艘船舶下水,到2023年会以每月1艘船下水的节奏持续增加运力。

◎公司方面表示,最主要受影响的成本因素是租船价格的上涨,而公司“的成本可以转嫁给下游,整个行业所有高涨的成本平均分摊起来,不太可能会自己承担这部分价格”。

每经记者 张韵    每经编辑 文多

5月6日,中谷物流(603565.SH)迎来了上市后的第一次年度股东大会,圆桌上董事、高管与股东、机构分坐两边,公司董秘李涛在会前向到访股东问好,董办主任代鑫宣读了各项议案。

“2020年度,公司的经营状况是稳健的,尽管有新冠疫情的影响,但公司还是克服困难,在营业收入变化不大的情况下,净利润实现了20%的增速,其主要原因来自于公司内部提高了效率。”代鑫在大会中表示,因此公司制定了2021年的财务预算目标,计划达成的目标营收及净利润都同比增长20%,分别为125亿元和12亿元。

有机构股东代表对公司在今年预计达成营收增幅的依据表达了关心,代鑫在会后的交流中表示:“公司预计今年的内贸物流需求会反弹”。

股东大会现场。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韵 摄

新增18艘大型船舶约占行业运力12%

在现场,有委托参会的两家外资机构股东代表对关于2021年度使用闲置自有资金进行短期委托理财的议案投出了反对票。

而公司方面表示,公司及下属子公司拟利用不超过45亿元的闲置资金进行阶段性的委托理财,资金可以滚动使用,期限不超过一年,公司将严格遵守审慎投资原则,选择较低风险的投资品种。

李涛认为,“可能他们觉得是非主业,不能理解短期委托理财”,并表示之后会以邮件的方式与外资投资者进行交流。

“但我觉得很奇怪,中谷物流的IPO募资只有14个亿,然后拿出45个亿去做短期理财,是不是说明公司不差钱?”一位投资者在走出中谷物流会议室后产生了这样的疑问。

此外,根据当日的股东大会决议公告显示,还有部分中小股东对公司新近欲募资投入的16+2艘集装箱船购置及配套项目提出了反对意见。

对于本次募投项目的可行性,代鑫表示,公司针对集装箱船的购置做了一个效益测算,计算的经营周期为28年,税后项目内部收益率预计为12.69%,税后投资回报期为9年(含1年建设期)。而集装箱的购置则依据新船数量所需采取“一半买一半租”的策略。

“采购的18艘船将从2022年四季度开始下水(定增项目涉及16艘),其中,2022年有3艘船舶下水,到2023年会以每月1艘船下水的节奏持续增加运力。”据公司负责人在股东大会后透露,新造的18艘船舶为大型集装箱船,较公司现有船型技术更优、吨位更大,意味着单箱的成本将更低。

“因为公司是按照单个仓位收费的,所以未来这部分的新增运力会帮我们降低成本,提高竞争力。”上述负责人进一步解释道。

那么,18艘船、160万载重吨的运力新增,对整个的行业供给又会造成什么影响?

代鑫表示,目前对行业而言,该新增运力的占比约为12%~13%。在竞争格局上从事内贸航运物流的企业集中度比较高,中远、中谷、安通三家公司占据行业85%的份额。目前,另两家公司没有新增内贸船舶订单的消息,如果今明两年只有中谷有新运力投入,那么根据过去10年内贸物流需求10%左右的增速计算,行业有能力消化公司这部分的新运力投入。

除16+2艘新船订单外,代鑫向现场股东们汇报了IPO募投项目资金使用情况。其中,1.5亿元的集装箱船购置项目已经全部投入完毕。另外,承诺集装箱购置金额为12.43亿元,截止去年末累计投入了5.62亿元,投入进度为45.2%,“该项目预计的完成时间在今年年底,公司会根据集装箱价格波动情况,切实完成。”代鑫说道。

租船价格上涨,但成本可以转嫁

2020年,中谷物流实现营业收入104.19亿元,同比增长5.24%,实现净利润10.24亿元,同比增长18.76%。公司方面表示,2021年计划营收将实现20%的增速。

“其实去年的营收增长只有5%,因为疫情对内贸需求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可以感受到整个行业去年运输量的增长不高,大约在7个点左右,价格也相对平稳。”代鑫谈起行业变化趋势时表示,今年内贸服务需求将会反弹,“我们认为在量上至少有10%的增长,从公司一季度的表现来看,运输量较去年同期增长了将近40%,所以对全年实现20%增长的判断还是谨慎的”。

在成本方面,有投资者代表询问油价上涨对公司的影响,相关负责人回应称,油价占公司总成本的10%左右,“油价上涨是会有一定影响,但最主要受影响的成本因素是租船价格的上涨,从去年四季度已经很明显了”。

上述负责人进一步表示:“因为今年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是,外贸特别好,内贸行业基本上不再有新增的运力,且很多内贸运力流向外贸,导致内贸供需有缺口,租不到船,价格自然上涨。但事实上,租船的价格会根据市场波动在全链条中有一个价格传导,公司的成本可以转嫁给下游,整个行业所有高涨的成本平均分摊起来,不太可能会自己承担这部分价格。”

而随着国内散改集趋势日趋显著,中谷物流的业务规模正在不断增加,《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公司2021年日常关联交易金额出现大幅增长。

具体而言,在采购商品和接受劳务的关联交易中,合计金额从2020年的7502.90万元增至2021年的5.32亿元,其中来自上海中升船务有限公司的油品采购从2020年的1341.44万元增至2021年的3.36亿元。代鑫在股东大会中表示,主要原因为油价的波动较大,且公司预计增加重油采购导致交易规模变大所致。

“中升是集团下面的一个供油公司,自2018年起国际油价出现了较大变化,公司开始做集中采购,一年约有10亿的油品采购,清油部分由中升供应,重油部分向市场采购。”中谷物流相关负责人向现场股东解释,自上市之后,公司希望采购占比较大的重油部分也由自家公司供应。在公司的关联方中,中升有储油设备,珠航有供油船,那么在油品的采购方面,其好处是第一能够保证油品品质,第二可以减少运输过程中的损耗。

此外,2020年7月,中谷物流参股了东莞港国际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49%的股权,成为为公司提供码头装卸服务的主要关联供应商。

对此,有投资者关心参股多个码头对公司的战略发展有何作用?代鑫表示,去年公司在多式联运枢纽节点上做了很多布局,不仅收购了东莞港,还在钦州建了一个多式联运的基地,在厦门和日照分别买了一块地,围绕的核心是自2016年起公司要做从海上到陆上的全程物流运输。

据上述负责人透露,未来三年,中谷物流将会在港口、堆场等货物中转环节加大投入。而随着海运核算单位正在从以船为核心向以箱为核心转变,公司的信息化系统正在进行内外部智能化改造,以加快公司管理效率提升与客户订舱系统优化。

封面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韵 摄

责编 文多

Copyright© 2014 成都每日经济新闻社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90017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9004508号-2  

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2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