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SaaS行业图鉴:进击的垂直玩家与巨头的“B计划”

随着C端互联网巨头纷纷向B端伸出触角,一个完整SaaS生态的构建已然十分必要。

每经记者 李卓    每经实习记者 王郁彪    每经编辑 王丽娜

____500525291_banner_saas______.thumb_head

图片来源:摄图网

随着C端互联网巨头纷纷向B端伸出触角,一个完整SaaS生态的构建已然十分必要。

1月7日,在2021腾讯云启产业生态年会上,腾讯公司高级执行副总裁、腾讯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总裁汤道生在演讲中表示,2021年腾讯产业生态关注的重点方向:一是推动SaaS应用生态建设,二是推进云原生与云安全生态建设。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微盟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孙涛勇在上述会上表示,生态共建是SaaS企业的必然选择。而有意思的是,同日(7日),继“微信生态第一股”有赞后,“中国SaaS第一股”微盟宣布与支付宝达成合作。

无疑,SaaS服务的斗兽场上,互联网大厂们扮演着“被集成”的角色,为SaaS厂商们提供流量入口和底层技术支持。而这似乎也预示着,在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迭代,To C巨头纷纷启动“B计划”(To B)的大背景之下,想要拔得头筹都将更加仰赖于与垂类行业合作伙伴,甚至同类竞技玩家共同建立开放共生的关系。

只不过,现实骨感。同样在1月7日,字节跳动旗下飞书平台与微信开放平台传出新的纷争。看似平静的海面之下实则暗潮汹涌。

垂直玩家冰火两重天:形势向好,问题犹存

疫情以及数字化转型的“风”加速了SaaS市场教育。根据Gartner的预测,2021年全球最终用户在公共云服务上的支出将增长18.4%,达到3049亿美元。此外,SaaS仍然是最大的细分市场,预计到2021年将增长到1177亿美元。

而在抛开互联网巨头跨界的语境之下,在SaaS垂类市场上,亦有传统软件企业转型SaaS以及初创型的纯SaaS公司之分。具备代表性的则有港股上市公司中国有赞(08083.HK)、微盟集团(02013.HK)、金蝶国际(00268.HK)、明源云集团(00909.HK)等。

但由于SaaS行业垂类玩家众多,且市场分散集中度低,因此,SaaS市场仍然缺乏“领头羊”的存在,企业大多“小而美”。

值得一提的是,头部玩家有赞2020年Q3财报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有赞营收为13.07亿元;服务商家的GMV达到723亿元。而1月8日,中国有赞发布公告称,截至2020年12月31日,有赞年度商品交易总额为1037亿元,成为为数不多的领域内的“千亿级”企业。或受此影响,截至8日收盘,中国有赞股价报收3.06港元,较前日上涨6.99%,总市值为528亿港元。

只不过,Q3财报也显示,有赞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约为1.79亿元,虽有所收窄,但依旧没有摆脱亏损的现状。

头部玩家有赞的境遇成为了整体市场发展现状的侧写。一面是市场整体走势及头部企业规模的不断扩大,一面仍是难以回避的盈利问题,行业发展可谓冰火两重天。事实上,SaaS虽进入中国已有十余年,也迎来了市场的繁育期,但深刻烙印在根源上的供需两端的问题,依旧掣肘行业及企业发展。

从企业角度而言,有分析认为,中国的SaaS目前仍是以点状发展为主,许多初创型企业受限于发展条件,往往只针对一个细分场景进行深耕,而大多数情况下,B端客户更加需要的是一个完备的整体解决方案。缺乏深耕行业以及对相关产品的理解,一定程度上,缺乏服务能力的“半成品”自然无法聚焦解决客户企业的业务难题。

而也是受制于产品、服务端的不良传导,在需求端,企业使用SaaS软件服务的付费意志不够强烈,没有足够多的付费客户。需求端的付费驱动力不足,直接让获客、营收、盈利等核心业务指标“没那么好看”,进而陷入发展困境。

巨头的“SaaS进击”:To B战场重要一役

C端流量红利见底,产品同质化竞争加剧的当下,迈向更为广大的To B市场已然成为国内互联网巨头们难以言说的默契。

巨头之于科技的星辰大海,更是未来安身立命的关键。从公有云入局B端市场,如今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三足鼎立,加之京东、百度、字节跳动等同样争相加码,毫不相让。

1月8日,阿里针对AI Labs关闭的消息回应称,AI Labs团队在上一轮架构变动中,已整体并入阿里云智能。而也就在前一天,阿里云还中标了国家医疗保障局核心业务区云平台资源扩容项目。无独有偶,前不久,《每日经济新闻》从京东方面获悉,经董事会授权推进,京东集团拟将旗下云与AI业务整合到京东数科,以实现在科技板块的一体化协同。

构建更加强大的基础设施以及实施强有力的技术赋能,以期进一步提升在B端市场的覆盖,巨头们各自都有自己的“如意算盘”。而对于企业服务而言,将碎片化、专业化的SaaS服务进行连接,进而构建完整的SaaS生态,在当下看来似乎意义同样重大。如,腾讯为SaaS厂商提供系统服务,于2019年推出“千帆计划”的不断加码,以及2021年定位更加高的战略聚焦。

而从技术、流量、企业对接等各个角度的赋能,似乎也让巨头与SaaS服务商的连接更加紧密了。SaaS领域产品众多,功能垂直细分,不同系统之间的打通和融合至关重要。腾讯方面表示,针对SaaS应用生态建设,未来腾讯一方面将开放腾讯会议、企业微信等系统接口;另一方面,也将通过产品、平台建设,与合作商共建技术中台和标准,助力SaaS服务商间的互联互通和相互集成。

从垂类SaaS服务商角度而言,受限于规模、能力等,单一的垂类企业服务公司通常很难形成完备的企业服务生态,而与互联网巨头的深度融合,达成紧密的合作关系,形成互补,似乎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发展路径。

只不过,相较于C端市场的流量之争,B端市场似乎更讲究生态。这一方面印证了巨头对于构建企业服务生态的完整链路的渴望,同时也进一步解释了,为什么号称“微信第一股”的有赞以及与腾讯关系密切的微盟,也于近段时间纷纷接入支付宝小程序。在还未形成强烈竞争态势的当下,巨头在SaaS市场上的角逐,垂类SaaS服务商会否成为一种竞争的筹码或是沦为巨头生态建造下的附庸等也必须成为一种商业经营上的警示。而在消费互联网迭代向产业互联网的大趋势下,SaaS、云计算、AI等被视为巨头进军To B市场抓手的一系列领域里,能否真正跑出一个“巨头”,仍需打上一个问号。

责编 王丽娜

Copyright© 2014 成都每日经济新闻社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90017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9004508号-2  

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2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