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A股掌舵者图鉴:591家上市公司换帅,董事长离职人次创5年新高

每经记者 李少婷    每经编辑 张海妮

 

离开的人次比新聘的多,A股上市公司董事长职位已经“不香”了?

刚刚过去的2020年度,疫情重塑A股市场格局,4000余家上市公司经历了特殊的考验,而一艘船如何在风浪中行驶,舵手十分重要,董事长的变动对上市公司发展的影响不言而喻。

2020年共有591家A股公司经历了董事长变更,其中100家公司至少两次更换董事长。《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数据发现,2020年内,每5家交通运输业企业就有1家换过董事长,更换董事长的企业中有超过1/3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亏损。同样受到疫情沉重打击的影视文化行业也是“换帅”的高发区。

董事长意外离任的情况依然需要被特别关注,交接真空期危机四伏,通常伴随着风险因素。例如因被“投毒”于2020年12月底离世的游族网络(002174,SZ)原董事长林奇,近日有非婚生子女突然出现争夺股份继承权,公司目前仍处于争斗状态。再如已处失联状态的*ST秋林(600891,SH)原董事长李亚,该公司仍面临不小的法律风险,公司股票也挣扎在被终止上市的边缘。 

989125540009704448.jpeg

图片来源:摄图网

 

8996318187964360704.png

5年来最多!董事长离职人次创新高

8996318187964360704.png

202011日至20201231日,A股共发生700人次董事长离职事件,涉及591上市公司。纵览2016年至2020年这五年间的数据,不论是离职事件发生的频次还是涉及的公司数量,2020年度的董事长离职事件都可谓“高发”

而从大趋势来看,董事长离职人次整体呈上升趋势,2020年董事长离职人次达到新高峰符合预期,但是新聘董事长人次却没能实现同等幅度的上涨,并且首次出现了离职董事长总人次超过新聘董事长总人次的情况。

625720404638726144.png

出现离职超过新聘的公司,大多是董事长离职事件相对突发,存在一段时间副董事长、董事等按公司章程代行董事长职责带领公司走过过渡期。例如,空港股份(600463,SH)2020年11月24日公告披露原董事长卞云鹏因个人原因离职,全体董事共同推举董事韩剑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直至2020年12月17日新聘董事长赵志齐。

也有部分公司董事长一职存在缺口。例如我国最大制药企业之一的华北制药(600812,SH),该公司2020年10月27日公告披露原董事长杨国占因工作原因离任,副董事长刘文富主持董事会工作,截至发稿时,华北制药尚未新聘董事长。

董事长任职存在缺口可能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哈尔滨的老字号企业*ST秋林就是这样的案例。2020年6月,*ST秋林公告披露,免去处于失联状态的原董事长李亚的职务。而此前李亚已无法正常履职超过一年,因*ST秋林违法挪用发行公司债券募资3亿元的资金用途,李亚作为时任董事长,黑龙江证监局还曾对其出具警示函。截至发稿时,*ST秋林尚未新聘董事长。目前,潘建华任*ST秋林代董事长,潘建华同时也是*ST秋林的总裁、财务总监、代董事会秘书。

我国最大啤酒企业集团之一的燕京啤酒(000729,SZ)在2020年度仅有新聘董事长信息,原因在于其原董事长、总经理赵晓东因涉嫌职务违法,被有关部门立案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不能正常履职。燕京啤酒2020年10月公告披露推举公司副董事长、常务副总经理谢广军代行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职责。

意外的发生也可能造成董事长职位空缺。例如,中国铁建(601186,SH)原董事长陈奋健意外逝世,董事长一职自2020年8月18日空缺至当年的10月19日。 

6259125499559837696.png

 

8996318187964360704.png

最快4天脱离“工具人”角色,7位代董事长一周内“转正”

8996318187964360704.png

2020年度的第一个董事长离职事件发生于“网红公司”方大特钢(600507,SH)身上,该公司给董事长的薪酬多个年度在A股排名前十。

2020年1月2日,方大特钢原董事长汪春雷离任,他在方大特钢担任董事长仅5个月(2019年7月30日至2020年1月1日),离任原因为“工作调整”,2020年1月3日公告显示,汪春雷被聘为方大特钢的总工程师。方大特钢2019年年报显示,汪春雷当年度薪酬54.57万元(税前),原董事长谢飞鸣(任期2017年8月4日至2019年6月29日)薪酬为4122.46万元(税前)。

2020年12月31日,重庆水务(601158,SH)公告董事长离任。而同日,洲际油气(600759,SH)选举了新任董事长。

洲际油气的离任董事长王文韬自2018年6月起任职该公司董事长,王文韬卸任后,公司副董事长接任董事长一职,王文韬仍在公司任职。重庆水务的离任董事长王世安也是因工作调整辞职,目前该公司董事长职务由董事、总经理郑如彬代为行使。

不同于2019年度有过半离职事件在12月扎堆发生,2020年度的董事长离职事件发生时间分布更均匀,相对集中于第二季度。

1318411685694951424.png

有的董事长一当就是好几届,但有的董事长在职时长得按天来算。2020年度,董事长任期最短的为4天,分别是安源煤业(600397,SH)、东北制药(000597,SZ)、中兴商业(000715,SZ),分属于能源、医药、百货行业。 

2193748236343783424.png

不难发现,超短任期的都是“代董事长”,这些董事长在前任离职后临时顶上缺口,在合适人选出现后则迅速交棒,多是公司处特殊时期的“工具人”。而上述7位“代董事长”,则是在公司董事会迅速启动相应程序后短时间内“转正”,从“代董事长”转为正式的董事长。

上述7位“代董事长”所在的公司中,有4家公司在2020年末的股价不及年初的股价,跌得最狠的是拥有杨紫、任嘉伦等知名签约艺人的欢瑞世纪(000892,SZ),这家公司全年股价下跌47.9%,2020年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亏损1.48亿元。“受疫情影响,部分影视剧开机和拍摄进度推迟,影视行业外部挑战持续。”欢瑞世纪在2020年半年报中表示。 


8996318187964360704.png

避雷预警!频繁董事长变动≈全年股价下跌

8996318187964360704.png

在591家出现董事长离职事件的公司中,有100家出现了两次及以上的董事长离职事件。一年换一次董事长的影响因素相对复杂,比如恰逢董事会换届等,但一年换两次董事长就相对异常——试想平均每任董事长只能任职半年,这恐怕不利于公司战略的推进。

上述100家出现董事长频繁变动的企业中,有7成为大型公司,近半为国资实控的企业,平均年末股价较年初下跌2.86%,而591家出现董事长离职事件的公司平均年末股价较年初上涨7.42%,在平均市值、平均归母净利润上,二者也有较大差距。

3763814369252359168.jpeg

值得注意的是,这100家在2020年内频繁更换董事长的公司中,有17家公司大股东累计冻结股份数占持股比例为100%,意味着这17家公司的大股东陷入法律风险,大股东对上市公司的支持力度被削弱,风险因素还有可能扩展到上市公司。数据统计显示,这17家公司的业绩、投资回报等状况都更令人担忧。

7800979368448349184.jpeg

上述17家公司中,有10家的股票正处于面临退市风险或其他风险的状态。其中2020年股价跌幅最大的是“中国ZARA”*ST拉夏(603157,SH),年度跌幅达74.39%。该公司自2019年进入动荡,2020年度陷经营困境,一年内更是更换了5任总裁,2020年7月1日起股票简称由拉夏贝尔变为“*ST拉夏”。截至1月15日收盘,*ST拉夏股价为1.30元/股,相较于2017年时的历史最高点30.62元/股(前复权),已恍如隔世。

17家公司中,“酱油第一股”ST加加(002650,SZ)则股价表现最好,2020年上涨90.99%。该公司2020年度试图推进重大资产重组,但于年末宣布“流产”。此前,公司因违规担保事件陷入困境。


8996318187964360704.png

疫情之下掌舵者承压,两大航空公司年底换帅

8996318187964360704.png

疫情给各个行业带来的冲击不尽相同,梳理591家在2020年出现董事长离职事件的上市公司的行业分布,《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占比超过5%的有7个行业,多数行业表现不及平均值,其中平均年末较年初股价跌幅最大的是传媒行业,平均下跌18.62%。

8507005464400965632.jpeg

传媒行业中,2020年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亏损最严重的是万达电影(002739,SZ),亏损额为20.15亿元。万达电影旗下拥有《唐人街探案》《鬼吹灯》等超级系列IP电影,但由于疫情原因,原定于2020年度春节期间上映的《唐人街探案》第三部延迟上映,现已定档2021年春节档。

591家公司中传媒行业盈利最好的则是主营线上休闲娱乐的昆仑万维(300418,SZ),2020年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为41.75亿元,同比增长341.62%,公司股价年度上涨19.32%。该公司2020年内有两次董事长离职事件,分别发生于4月和7月。其中,2020年4月,原董事长周亚辉因需要将更多精力投放至处于快速发展期的业务而辞任董事长,此前周亚辉已任职昆仑万维董事长超过5年。周亚辉离任后,总经理王立伟接任,2020年7月公司选举新一届董事会,金天成为新一届董事长。

591家公司中,交通运输行业的企业多是“难兄难弟”,2020年前三季度平均归母净利润陷入亏损状态。交通运输行业中,航空、高速公路公司等受疫情冲击较大,在疫情之下经历了格外严苛的挑战。板块内共有30家公司在2020年内出现过董事长离职事件。

其中,2020年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亏损最大的是中国国航(601111,SH),亏损额101.12亿元,该公司年末股价较年初下跌22.38%。原董事长蔡剑江因工作调整,于2020年12月底递交了辞呈。根据公司披露的信息,蔡剑江自2014年2月起就已在中国国航任董事长一职,至辞职时任期已近7年。

南方航空(600029,SH)是中国国航的“难兄难弟”,该公司2020年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亏损74.63亿元,年末股价较年初下跌16.99%,在交通运输板块出现董事长离职事件的公司中亏损额度仅次于中国国航。南方航空的原董事长王昌顺也在2020年12月21日辞职,原因是“退职”,王昌顺已63岁,此前任南方航空董事长超过4年。

同样在疫情期间遭受重创的休闲服务行业,相关公司董事长的离职率也相对较高,板块内37家企业有9家在2020年“换帅”。同交通运输行业一样,“换帅”的休闲服务行业公司2020年前三季度平均归母净利润也陷入亏损状态,平均市值仅为交通运输行业的26.39%,年末股价较年初平均下跌5.13%。

9家“换帅”的休闲服务公司中,亏损额最大的是首旅酒店(600258,SH),2020年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亏损5.55亿元——实际上,9家公司中仅有一家实现前三季度盈利,而这家公司还是“披星戴帽”的*ST海创(600555,SH),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为0.37亿元。

前述9家休闲服务公司中,股价跌幅最大的是大连圣亚(600593,SH),该公司一年内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处于内斗中,“换帅”也是内斗的一个环节。2020年股价涨幅最大的是凯撒旅业(000796,SZ),虽然其主营的出境旅游业务受到较大影响,但由于免税概念热度空前,该公司提前入局免税零售,并在海南动作频频,市场关注度前所未有。

8073678755489305600.jpeg

8103755093052761088.png


记者:李少婷 

编辑:张海妮

视频编辑:郑得锐

排版:张海妮 马原

责编 马原

Copyright© 2014 成都每日经济新闻社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90017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9004508号-2  

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2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