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同学举报了24年,这位董事长曾被刑事立案 中恒电气只字未提涉嫌信披违规

◎中恒电气董事长朱国锭被昔日同窗张海俊24年不间断举报涉嫌职务侵占,创业过程是否有“原罪”?

◎朱国锭因此曾被立案调查后撤案,但上市公司却从未进行过信披。

◎2020年8月,朱国锭因涉嫌操纵中恒电气股价、拒不配合证券监督管理机构依法履行职责,涉嫌违反相关证券法律、法规被立案调查。而和张海俊的纠葛还未了,诉讼隐患仍存,中恒电气还有暗雷吗?

每经记者 岳琦  宋可嘉    每经编辑 陈俊杰

朱国锭,上市公司中恒电气(002364,SZ)董事长;张海俊,民宿老板,正过着退休生活。

时间倒回26年前,曾经同窗读书又一起打拼的两名伙伴未曾想到以后的人生如此截然不同。更预料不到的是,张海俊会在此后漫长的岁月中一直举报朱国锭侵占公司资产。

张海俊所言被侵占资产的公司,是杭州侨兴电子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侨兴电子公司)。“1991年我和父亲(张廷鹏)创办杭州侨兴电讯设备厂,1995年我们创办了子公司杭州侨兴电子设备有限公司,朱国锭担任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占20%股份,业务和渠道都是母公司给的。”张海俊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在中恒电气公告里,朱国锭的简历也写着,他曾任侨兴电子公司总经理。而从侨兴电子公司起,张海俊和朱国锭开始了不同的人生旅程。

对于朱国锭而言,在侨兴电子公司创办的第二年(1996年),中恒电气的前身——杭州中恒电讯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恒电讯)也成立了,朱国锭妻子包晓茹是当时实际出资人之一,1998年朱国锭成为中恒电讯法定代表人。20多年过去,中恒电讯已整体变更设立成中恒电气成功上市,目前市值48.47亿元(截至2021年1月14日)。

另一边,张海俊面对的是侨兴电子公司在2002年被吊销营业执照(2020年11月被注销)。张海俊称,从1996年起,他和家人便开始向有关部门举报朱国锭侵占侨兴电子公司资产。记者发现,2011年,朱国锭曾被公安机关刑事立案,而后又被撤案。

不过,当时已上市的中恒电气并未披露其实际控制人被立案这一重大事项。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向记者表示,实际控制人被刑事立案调查,属于上市公司应当披露的重大事件。上市公司未依法披露的,涉嫌信息披露违规。

在张海俊不断进行实名举报的同时,朱国锭近年来也麻烦缠身,先是在2019年底因减持未及时披露被出具警示函,2020年8月又因涉嫌操纵股价、拒不配合证监会调查被立案。而当实际控制人屡屡违规之际,上市公司中恒电气2020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了54.12%,但这一成绩未能阻挡2020年8月以来公司股价一路下跌。

中恒电气是否还有“暗雷”?投资者心中疑惑未解。

被昔日同窗举报涉嫌职务侵占,创业过程是否有“原罪”?

关于朱国锭和侨兴电子公司的关系,中恒电气在上市初期的公告中曾明确披露,其实际控制人朱国锭的履历表里,包括了曾任杭州侨兴电讯设备厂经营厂长、杭州侨兴电子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的经历。

至于当年朱国锭为何选择离开刚侨兴电子公司另起炉灶,在过往为数不多的关于朱国锭的报道中,仅有一篇描述了他离开的原因——“无法忍受企业被家族制的管理所替代,在同学的妻子、父亲陆续进到企业任职后,朱国锭选择了离开。”

但在张海俊看来,朱国锭离开侨兴电子公司,是因为他利用别人代持股份的方式开设了经营业务相同的中恒电讯。

中恒电气招股说明书中曾披露过中恒电讯的股份代持情况。招股说明书显示,1996年,中恒电气前身中恒电讯成立,由董霖、傅郁、叶兰3位自然人共同出资成立,但董霖等3人并非中恒电讯的实际出资人,是代持了朱国锭妻子包晓茹和过福兴的股份。直至1996年9月,才通过股权转让恢复股东原状。1998年,朱国锭受让其配偶包晓茹股份,成为杭州中恒电讯设备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及股东。2010年,中恒电气上市,朱国锭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包晓茹为一致行动人。

朱国锭也曾对股权代持清理(解除)和规范事宜在2009年2月20日出具过《赔偿承诺函》,其承诺:“若因该等股权代持安排、后续清理(解除)和规范及与之相关的事项产生任何纠纷或争议,导致公司发生任何直接或间接支出或损失(包括违约赔偿金、政府罚款、经营损失、第三方索赔等),本人将在该等支出或损失发生之日起5日内向公司一次性足额支付相应的现金赔偿或补偿,以确保公司不因此遭受任何损失。该等承诺为无条件及无对价。”

张海俊认为,招股书显示的代持证明了朱国锭作为杭州侨兴电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在任期间,利用别人代持股份的方式开设了经营业务相同的杭州中恒电讯设备有限公司,违反了竞业禁止义务。此外,张海俊表示,对朱国锭的举报实际缘于1995 年底的时候,他发现朱国锭作为侨兴电子公司的负责人有转移资产的嫌疑。

为此,张海俊从1996年就开始举报、起诉,不过直到2011年,举报才获得了一次有进展的调查和受理。这缘于张海俊在2010年获得的一份《关于原杭州侨兴电子设备有限公司账外账的情况说明》(以下简称《情况说明》)

“此前的举报多因缺乏线索而基本上不被受理,或者说是稍微调查以后就中止了,2010年公安局受理的原因是有了关键证人和证据。”张海俊所指的证据和证人,正是这份《情况说明》和写下了《情况说明》的人——过福兴,“过福兴是朱国锭的老乡,也是我在浙大的同班同学,在杭州侨兴电子设备有限公司占5%股份, 跟朱国锭一起建立中恒电讯”。

在中恒电气的招股说明书中,过福兴为中恒电讯的实际出资人之一,同时他也是中恒电气以整体变更方式设立时的发起人之一,不过公告显示,在2005年12月20日,过福兴因自行创业需要资金,将所持有的中恒电气股份悉数转让与朱国锭,并辞去了在中恒电气所担任的职务。

《情况说明》提及了侨兴电子公司货款被转走等内容。就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未能直接联系到过福兴了解详情。不过,一名曾接触该案的知情人士向透露,这份说明提供了重要线索,执法人员核实后,该案得以立案。

实控人曾被立案调查,上市公司却从未进行过信披

2011年底,张海俊收到了一份《公安机关处理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该答复意见书显示,“我局(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区分局)已对朱国锭涉嫌职务侵占案立案侦查,现案件在侦查中。”上述知情人士也向记者确认,朱国锭2011年确实曾被刑事立案调查。

该案最终以撤案结束,张海俊提供的一份盖有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区分局章的《撤案告知书》显示,撤案缘由为,“发现不应对犯罪嫌疑人朱国锭追究刑事责任。”

对此,王智斌律师表示,实践中,民事纠纷与刑事犯罪之间的界限并不是一目了然。该结论代表公安机关认为相关事实仅涉及民事纠纷,不涉及刑事犯罪问题。

然而,刚上市1年的中恒电气并未公布其实际控制人朱国锭曾经被刑事立案随后撤案的情况。

“实际控制人被刑事立案调查,属于上市公司应当披露的重大事件。上市公司未依法披露的,涉嫌构成信息披露违规。”王智斌表示。

此外,在上市过程中,中恒电气也未披露其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朱国锭面临潜在诉讼或被司法调查的隐患。2010年发布的中恒电气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该招股说明书签署日(2010年1月25日),中恒电气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核心技术人员均不存在尚未了结的或者可预见的作为一方当事人的重大诉讼或仲裁事项;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核心技术人员不存在尚未了结的或者可预见的作为一方当事人涉及刑事诉讼的情况。

而张海俊表示,从1996年至今,他和家人向有关部门举报朱国锭涉嫌侵占杭州侨兴电子设备有限公司资产的行动从未停止过。

对此,上海新古律师事务所王怀涛律师表示,关键在于当时张海俊的报案是否被受理,若已立案,朱国锭成为职务侵占罪的犯罪嫌疑人,此时据《证券法》第67条、《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30条等,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涉嫌违法违纪被有权机关调查或者采取强制措施属于需要进行临时报告披露的重大事件,未公告构成信披违规。

王智斌律师则表示,是否构成信息披露违规,取决于司法机关是否立案以及中恒电气是否应当知情。“如果在招股说明书披露的时点,举报人的举报事项尚未被立案,那么对中恒电气就没有形成需要披露的信息。如果需要披露的信息已形成,但被举报人未及时通报中恒电气,此情形下,中恒电气是否需要承担信息披露责任,取决于其不知情的原因等具体事实。”

上市时的中恒电气到底是否知晓此事?2011年中恒电气又为何不曾披露朱国锭被立案调查?对此,记者向中恒电气发送了采访函,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诉讼隐患仍存,中恒电气还有雷?

张海俊也在不断寻找更多的证据。2014年,张海俊妻子王晓蕾——同时她也为侨兴电子公司股东之一,向法院申请了对侨兴电子公司的清算,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获得更多关于侨兴电子公司资产被转移的证据。

这场历时3年的清算,发现侨兴电子公司的确有异常情况。

2017年10月,杭州中院做出《王晓蕾与杭州侨兴电子设备有限公司裁定书》,这份文书已经被公开披露。其中提及“对于在清算过程中发现的异常情况,相关线索移送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区分局后,该局未予立案侦查。”而这场清算,最终也因为程序无法进行,被裁定终止。

张海俊2017年试图再度立案的努力终告失败。对于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区分局在2011年立案后撤案,以及2017年未予立案的原因,张海俊提供的一份来自执法机关的情况说明和上述知情人士的答案,都指向了当地检察院的决定。

但朱国锭和张海俊之间的纠葛并未就此结束,张海俊及其家人仍在继续申诉、举报。2020年10月20日,张海俊妻子王晓蕾再度以侨兴电子公司股东身份向朱国锭和中恒电气发送了《权利主张暨索赔催促函》,要求中恒电气和朱国锭提供自成立之日起与杭州侨兴电子设备有限公司之间的设备、货物与资金往来凭证,并对所造成的损害作出赔偿。

张海俊表示,朱国锭涉嫌职务侵占一案属于应当立案而未予立案的案件,不受追诉时效限制。“本人的投诉、举报工作从未中断。朱国锭和杭州中恒电气股份有限公司的重大诉讼隐患始终存在,不能消除。”

在张海俊持续举报的这些年里,朱国锭和中恒电气也经历了风云变幻。

2020年8月,朱国锭因涉嫌操纵中恒电气股价、拒不配合证券监督管理机构依法履行职责,涉嫌违反相关证券法律、法规被立案调查。2020年,朱国锭合计减持中恒电气股票数量为856.53万股,占其持股数量的25%,累计套现约1.22亿元。




图片来源:中恒电气公告截图(2020年8月29日)

针对朱国锭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中恒电气曾披露,本次立案调查事项系对朱国锭先生个人的调查,不会影响公司正常生产经营活动。公司将根据调查情况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2020年的12月9日,中恒电气在互动易上回答投资者关于董事长目前情况的问题时表示,目前董事长正常上班履行职务。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责编 陈俊杰

Copyright© 2014 成都每日经济新闻社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90017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9004508号-2  

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2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