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或开放新冠疫苗专利 但仿制疫苗绝非一朝一夕可完成

◎多位业内人士对每经记者表示,即使这次美国放弃新冠肺炎疫苗专利最终成形,其放弃的也只是序列专利,还有递送系统等核心壁垒未突破,短期内难以被其他药企完全掌握。

◎有疫苗领域人士表示,疫苗并非一个专利放开就能解决的,比如有疫苗专利已经放开三十年了,但能做的企业还是很少。

每经记者 陈星    每经实习记者 许立波    每经编辑 魏官红

当地时间5月5日,美国总统拜登宣布支持WTO豁免新冠疫苗知识产权保护。受消息影响,美股多只疫苗概念股应声下跌。Vaxart跌幅最大,收盘跌幅接近16%。

北京时间5月6日,五一节后第一个交易日,生物疫苗概念股全线下挫,智飞生物(300122,SZ)下跌8.73%、沃森生物(300142,SZ)下跌10.80%、康希诺-U(688185,SH)大跌14.38%、复星医药(600196,SH)跌停。

如果美国政府放开新冠疫苗专利,对全世界加强新冠疫苗供应实际意义如何?是否意味着国内疫苗企业“前功尽弃”?

对此,多位业内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即使这次美国放弃新冠肺炎疫苗专利最终成形,其放弃的也只是序列专利,还有递送系统等核心壁垒未突破,短期内难以被其他药企完全掌握。

还有疫苗领域人士表示,疫苗并非一个专利放开就能解决的,比如有疫苗专利已经放开三十年了,但能做的企业还是很少。

mRNA疫苗技术壁垒高

从政策实施流程上,美国政府的这一决定还处于尚无定论状态。

海通医药余文心团队认为,此决定是拜登政府的暂时表态,仍需要国会通过,但在国会中可能会受到药企以及反对议员的阻力。mRNA疫苗的核心壁垒之一在于递送系统,即使此次专利放弃最终实现,也只会是对mRNA序列专利的放弃,影响有限。此外,mRNA生产技术仍具有壁垒,短期内难以被其他药企完全掌握,持续看好疫苗板块。

美国放开新冠肺炎疫苗专利的实际意义究竟如何?一位省级疾控中心主任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第三代疫苗研发技术,mRNA疫苗领域是一个高壁垒的高科技领域,随着研究深入,这一新兴技术面临的挑战也更加清晰。

他指出,mRNA疫苗开发的进程包括靶点抗原的筛选与发现、mRNA的生产、纯化、递送、产品安全性和有效性分析等几个关键环节。“即使这次美国放弃新冠肺炎疫苗专利最终成形,但其放弃的也只是序列专利,还有递送系统等核心壁垒未突破,短期内难以被其他药企完全掌握”。

该疾控专家进一步解释称,mRNA疫苗最终能否在临床发挥药效取决于一个高效的mRNA递送系统,然而,mRNA的超大尺寸、高负电荷、不稳定性等多种障碍使得其递送策略的开发壁垒高。这也是长期以来阻碍mRNA疗法从实验室到临床转化的关键原因。在不存在递送系统的前提下,mRNA的渗透非常低,并且极易被降解。

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此前也对外表示,基于mRNA平台的技术存在宏观递送和微观递送两个难关。“在宏观上,mRNA疫苗需要零下几十度的运输条件,但非洲等高温地区很难有可及性。所以下一步的研究问题是如何在室温下运输。”高福指出,“mRNA现在关键的技术是LNP,也就是mRNA微观递送(micro delivery)的关键技术。Micro delivery方面,目前大家都面临专利问题”。

据了解,LNP技术专利最开始为加拿大生物药企Arbutus所掌握,后授权给了Moderna、德国疫苗公司CureVac和BioNtech,同时产生了不少专利纠纷。

在FDA已获批的两种mRNA疫苗出自Moderna和BioNTech。包括两者在内,如今只有少数几家国外公司拥有mRNA递送的核心技术专利。

一位券商人士表示,即使mRNA疫苗专利豁免,在短短的一年之内,全世界范围内也不会有几家企业能把这一高技术难度的疫苗大量开发出来。

图片来源:摄图网

即使放开专利,短期也难被掌握

国内某疫苗生产企业的研发人员王凡(化名)则表示,知识产权只是真正桎梏疫苗生产的其中一个因素,原材料、生产门槛、全环节支持等因素在美国放开专利之后也难以有缓解。

“对于发展中国家和地区来说,新冠疫苗的原辅料、制造供应能力仍然很有限。在全球范围内,能实现疫苗供应的国家只有那么几个。”她表示。

对于国内疫苗企业因美国放开新冠肺炎疫苗专利消息产生的股价波动等情况,王凡认为,我国已经实现疫苗技术路线全布局,产能布局也是世界领先,我国应该坚持自主研发、产能布局不动摇,在看到外部利好的情况下坚持个体的研发制造。“如果可以免费使用美国的专利技术,对新增生产线的快速上产能还是有较大帮助的”。

事实上,疫苗短缺问题并非单一因素所致,而是整个疫苗产业链面临的挑战。

前述疫苗领域人士强调,“乙肝疫苗专利已经放开三十年了,但能做的还是很少”。他认为,如果真的要扩大发展中乃至其他地区的新冠疫苗供应能力,最有意义的做法应该是先把产能扩起来,再通过药学一致性对比推动疫苗尽快上市,这应该是目前最快捷的手段。

杰富瑞集团生物技术分析师Michael Yee在写给投资者的信中指出,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关键的准入问题不是专利或者价格,而是所需原材料供应不足以及生产疫苗的技术门槛。

前述人士也提到,在疫情下原材料供应不足,但中国能够做到国产替代,虽然不及原来的进口品种,但至少有,而很多发展中国家没有这个供应能力,所以面临的短缺问题更大。

仿制疫苗非旦夕间可完成

尽管“放弃专利”的进展如何尚不可知,但对资本市场的冲击已经显现。5月5日至6日,全球疫苗股均出现大跌,特别是参与mRNA疫苗研发的上市公司,股价重挫。而在此前,不少疫苗股在印度疫情催化下连日走强。以复星医药为例,其4月累计涨幅接近50%,而复星医药在mRNA疫苗上的合作方正是BioNTech。

2020年3月,复星医药与BioNTech签订协议,获授权在中国独家开发、商业化基于其专有的mRNA技术平台研发的、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mRNA新冠疫苗。复星医药产业将负责推进该产品在中国的临床试验、上市申请、市场销售,并承担相应的成本和费用。根据约定,复星医药产业将向BioNTech支付至多8500万美元的许可费(包括100万美元首付款、不超过1400万美元的临床开发注册及不超过7000万美元的销售里程碑)。

如今美国政府方面突然提出要放开新冠疫苗的专利权,是否意味着复星医药这8500万美元许可费白花了?

事实上,通过这8500万美元许可费,复星医药得到的不仅有序列专利,还包括在疫苗递送系统上的专利。财通证券研究报告显示,复星医药/BioNTech新冠疫苗采用的递送系统为LNP;运输需保持零下80度至零下60度,2度至8度可存储5天,稀释后在2度至25度下存储最多6小时;III期临床保护率达到了95%。

并且,随着mRNA新冠疫苗在中国临床试验的逐步推进,BioNTech及复星医药也加快了向国内市场销售供货的步伐。复星医药2020年业绩公告显示,报告期内其预付账款为14.95亿元,同比增长259.38%,主要系公司向BioNTech支付1.25亿欧元mRNA新冠疫苗首付款所致。

即使新冠疫苗专利权开放一事能够落地,对于相关疫苗的仿制也远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东兴证券医药团队点评称,制约当前全球疫苗供应短缺主要瓶颈的仍是产能,印度已经有腺病毒载体疫苗的授权,但由于美国限制出口,仍缺少相关生产物资,仿制生产mRNA疫苗也将面临同样的问题,而且关键工艺并不公开,仿制的过程时间不确定。

“疫苗并非一个专利放开就能解决的”。一位疫苗领域人士强调,“疫苗生产的条件涉及很多环节和关键点,比如现在因为疫情的关系,好多设备的进货周期都要两三年时间。而从监管角度来看,从临床前的安全性评价、有效性初步评价、一二三期临床,再到真正上市,需要非常长的时间”。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责编 魏官红

Copyright© 2014 成都每日经济新闻社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90017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9004508号-2  

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20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