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股票质押式回购纠纷被动成为*ST邦讯第一大股东,东方证券:这个实控人我不当

对此,东方证券当然很郁闷。可郁闷归郁闷,该履行的程序也要履行。在查阅了交易所资料后,对比条款,东方证券给*ST邦讯发出了《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大意是:贵公司经营和决策我不管,实际控制人仍为张庆文。

每经记者 王砚丹    每经编辑 何剑岭

____500566942_banner___________.thumb_head

图片来源:摄图网

股票质押式回购纠纷多了,投资者见怪不怪,券商自己也按部就班处理。但有时候,仍有“意外”情况发生。

8月4日晚间,*ST邦讯发布公告称,东方证券因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协议纠纷,申请将公司控股股东与其一致行动人所持股份共计6001.79万股进行抵债,目前已有2892.79万股完成过户。而在全部过户后,东方证券持股比例将达到19.67%,被动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这多少有点令人哭笑不得。当然,东方证券还要申明:我不干预公司经营,因此我不是实际控制人。

 以股抵债暂时无法完全弥补东方证券损失

 *ST邦讯公告的具体内容大意是这样的:

因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协议纠纷,公司控股股东的一致行动人戴芙蓉所持有的2892.79万股公司股票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通过京东网进行两次网络拍卖。两次拍卖均因无人竞买而流拍,经申请执行人东方证券向法院申请,法院裁定将其以第二次拍卖的保留价人民币1.46亿元抵债。目前,该部分股份已完成过户。

此外,公司控股股东张庆文持有的3109万股公司股票也因两次拍卖均因无人竞买而流拍,经东方证券向法院申请,法院裁定将其以第二次拍卖的保留价人民币1.57亿元抵债。目前,该部分股份尚未过户。

也就是说,张庆文与戴芙蓉合计持有的6001.79万股抵偿了3.03亿元欠款。在这之前,东方证券已经被动获得了294.4万股,再获得此次的6001.79万股之后,持股数上升至6296.19万股,持股比例为19.67%。张庆文与戴芙蓉的持股比例则已经下降至3.84%。

而对东方证券来说,此事就有点尴尬了:因经营不善, *ST邦讯业绩与股价齐跌,2020年不但亏损2.4亿元,还被审计师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年度审计报告。其最新市价为每股2.99元。上述本次过户与尚待过户合计6001.79万股,总计市值为1.79亿元,距离张庆文与戴芙蓉对东方证券的欠款仍有不小差距。

去年年报被出具非标意见 信达证券也被拉下水

而最关键是,张庆文与戴芙蓉已经以股抵债了不止一次。2020年8月,信达证券取得了两人的1743万股股权,成为公司第三大流通股东,也是以股抵债获得。长城国瑞证券也获得了公司1648.5万股,是第四大股东。然而两家券商都不及东方证券此次获得的股权多。

对此,东方证券当然很郁闷。可郁闷归郁闷,该履行的程序也要履行。在查阅了交易所资料后,对比条款,东方证券给*ST邦讯发出了《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大意是:贵公司经营和决策我不管,实际控制人仍为张庆文。

在上述公告中,*ST邦讯指出,本次权益变动后,公司董事会成员暂未发生变化。东方证券在《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已作出说明,没有在未来12个月内对上市公司主营业务及资产结构进行重大调整或整合的明确计划,暂无对上市公司现任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更换明确计划,暂无对上市公司业务和组织结构有重大影响的计划。因此,本次权益变动对公司董事会的组织结构和决策机制没有产生实质影响。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对实际控制人的认定,并结合公司目前实际运营情况,公司的经营决策机制依然保持不变。作为公司创始股东,董事长张庆文先生仍然能够对董事会决议产生实质影响,对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提名及任免能够起到关键作用。在此基础上,公司的治理体系和日常经营依然能够保持稳定。基于上述事实,董事长张庆文先生依然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能够控制公司的日常经营决策。

然而,无论是东方证券还是信达证券,目前最大的愿望应该是:*ST邦讯的经营好起来,股价涨上去,减少损失。

不过,目前这看起来仍是较为艰苦的任务。在今年2月,*ST邦讯曾表示,公司目前资金紧张,经营困难,正持续开展战略投资者引入工作,以期缓解公司资金紧张状况,目前尚未取得有效进展。今年一季度,公司继续亏损2055万元。     

责编 何剑岭

Copyright© 2014 成都每日经济新闻社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90017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19004508号-2  

川公网安备 51019002002025号